白香OuO

_(:3 」∠)_

【我英乙女】血祭双生05



05【 苜蓿之约】


"玥。"


是谁?谁在呼唤我?


海璃玥睁眼,花田里花香弥漫,蝴蝶飞舞,树荫和微风给予了她一丝凉爽不至于太热,鸟儿歌唱着悦耳的曲子,眼前的一切十分的美好,她知道...这是她四岁前常去的花田


"小玥!妳看妳看!有蝴蝶!"眼前不到四岁的女孩高举双手炫耀着战利品灿烂的笑着,眼里充满了希望被夸奖的期待,有些幼稚的举动让海璃玥忍不住轻笑


"喂!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抓来的诶!"另一个女孩不满的嘟着嘴,但眼里充满无奈与放纵,同时示意女孩将手中的蝴蝶放走


"没什么。乖~乖~"海璃玥站起来踮起脚尖摸了摸女孩的头笑着说道,只是,她这样的举动引起了女孩的不满


"到底妳是姐姐还是我是姐姐啊?还有,既然不够高就不要勉强自己啦!万一跌倒了怎么办?"女孩抓住她的手担心的说


"没关系!埋接住我就好了啊!"海璃玥笑了,笑得比以往灿烂,那是从四岁后几乎不曾露出的笑容


"妳喔..."海璃埋与海璃枫互相看了对方,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


树荫下的三人紧握着对方的手,发誓谁也不离开谁,那是她们三人最甜美也是最后的誓言,但...却被海璃埋的死亡给破坏殆尽


没有人会同情她们,没有人会安慰她们,有的只是来自敌人的嘲笑


"埋!"被敌人抓住的海璃玥挣扎着,伸出双手,眼泪不要前的落下,她撕吼着,眼前的海璃埋却已经失去了意识,再也不会醒来


"要一直在一起喔!以苜蓿为誓。"她曾将苜蓿戴在海璃玥的头上笑着说道,但现在这誓言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骗子。"最后,海璃玥踩在敌人的尸体堆中紧紧的抱住海璃埋


"眼泪什么的,已经流不出来了啊...毕竟,我的心也跟着你一起死去了...再也回不来了,对吧?"她问,看着自己与海璃埋身上的伤痕,她不禁笑了出来,但却不是曾经令人感到温暖的真心笑容,而是带着自嘲与悔恨的笑


笑吧!笑吧!在我的生命消逝之前就这样笑着吧!反正除了苜蓿和剩下的姐姐们我以一无所有了。吶,我会实现的喔~实现我们曾经许下的苜蓿之约...


在这败坏的世界守护最后留下的誓言,神圣且庄严,不曾倾诉的语言,纷纷围绕在她的脑海中并刻上了痕迹...


所以,再会了,埋,教堂的丧钟将为妳而响起,而杀死妳的那些人,我将用我的双手了结他们的生命...我不会后悔,也不会手软...


"玥。"海璃枫轻唤着她的名字,温柔的声音与的双手尝试给予她一丝温暖,但海璃玥已经再也感受不到了


"姐姐。"她睁眼应声道,并紧紧的捉住海璃枫的手,试着感受海璃枫给予她的温暖,但只是枉然


"玥..."海璃枫没来由的感到一丝心疼,她抱住了海璃玥,四岁过后,海璃玥一直是这样毫无生气的活着


吶...埋,妳失约了...如果可以,下次别这样了...好吗?


两人紧紧的抱住彼此,从没有人安慰他们,从四岁后,纵使誓言成为虚无,他们,也继续会守护着这道誓言吧...


午后,一抹娇小的白色身影快速穿过小巷,来到了一间酒吧前,少女赤红的双瞳毫无生气,有的只是沉寂与冷漠,白皙的肌肤映着一抹鲜红,看起来十分病态


"弔,我回来了。老师说,关于之后的行动..."清冷的声音突然消失在小巷,血腥味在少女消失的同时弥漫开,并同时出现一具具倒下的尸体,尸体的血液大多被吸了个干,至于那些赶来的英雄...那是只有他们才知道的,新的危机


待续


是互动!

p1@-GRO- 家的多罗罗&海璃枫(姐姐)

p2多罗罗&海璃玥(妹妹)

p3...还是多罗罗(随手摸的鱼...)

现在...请容我去小睡一会(整晚没睡..._(:3 」∠)_

自家闺女的人设和战斗服补充设定

p5是 @玉生子 家的小葵!!!

幻影少女的一见钟情物语(后篇)



#轰轰专场


#ooc注意


#建议先去看上一篇再阅读本篇


转眼间,USJ事件已经过了八年,一A的同学们也都成为了出色的英雄,里头也有几个较为突出的像是绿谷出久、爆豪胜己还有轰焦冻,他们实现了他们的目标,敌联盟也在他们成为英雄后不久瓦解


敌联盟的行动也令过去这几年出现了不少受害者,但其中令人们印象深刻的莫过于USJ事件了,他们的第一次行动,差点杀死了和平的象征-欧尔麦特,最终以一死与一名学生和三位老师受伤落幕


事件的牺牲者是名为水濑瑾的少女,是退役英雄辅梓与渗的女儿,也是现任英雄浅挥的姐姐,享年16岁,据说,在脑无要攻击欧尔麦特时,她利用了个性替欧尔麦特挡下了攻击,但也因个性使用过度最后被脑无轰飞当场死亡


一个悠闲的假日午后,树上的枫叶由绿转红,凉爽而不闷热的天气令人感到舒爽,正时丰收的季节,也因是夏转冬重要的一环之一,万物也匆忙着准备面对接下来的寒冬,轰焦冻一人手里捧着一束盛开的白花,慢慢的走向不远处的坟墓


坟墓的四周都被清理过了,在轰焦冻来之前,已经有人来过了,坟前还放着几束花与坟墓的主人生前最喜欢的一些小物品


"瑾,我来看妳了。"他对着坟墓露出了笑容,但眼里却透露着悲伤与不舍,一个人孤单的伫立于坟墓前有些凄凉


水濑瑾已经离开了八年,刚开始的轰焦冻是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的,但经过许多年,他已经慢慢接受,心胸也辽阔了许多,每个假日都会来到坟墓前看看,希望自己喜欢的那个女孩能好好的安眠于此,等待他直到死亡


"好久不见,焦冻。"化为魂魄的水濑瑾坐在坟墓上笑着,其实她是知道的,已经看不见没有人能自己了,但她还是笑着,对着眼前的少年打了声招呼


"妳弟弟已经成为了出色的英雄,所以放心吧...他活得很好。"他坐到坟墓旁,对着她如此说道


"嗯。"她点点头,紧紧抓着衣襬,眼里带着几丝心疼与愧疚


"吶,瑾。我不知道那时妳为什么要冲出去,我也不是不相信妳的决定,但是...到底为什么..."轰焦冻低下头紧皱着眉,双手紧紧的握着手上的花束,眼里充满了不解与几丝痛苦


为什么妳要离开...


"焦冻..."水濑瑾想说些什么,但无奈轰焦冻根本听不见,她现在只能静静的待在他的身边守护他,水濑瑾的死,对她自己来说即是一种解脱也是一种新的束缚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水濑瑾当然也不想死,早知道她会错过这么多事,她当初就不会直接挡下攻击而是...但现在说这些也是无用


那一天,轰焦冻离开以后下了一场大雨,其实除了轰焦冻以外没什么人来看她,淤泥染上了花朵,雨却为花朵冲洗使其看起来不那么骯脏,一个人,不,是魂魄独自伫立于坟前显得有些孤独,除了轰焦冻外很少有人来看水濑瑾,大多是她弟弟或是以前的同学们,至于她的父母...来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瑾姐姐。"水濑瑾回头,一名约十三岁的小少女抱着手上的皮球朝着她的坟墓走了过去,手里还挂着一个花圈


"是小奈啊,好久不见,自从妳三岁后就没见过了吧?"水濑瑾飘了过去,当然她知道女孩根本不会听见,她所说的一切只是都是在自言自语罢了


"好久不见,吶,姐姐喜欢刚刚来过的哥哥吗?"女孩一边走向坟前一边问道并将带来的贡品放于坟前,那是水濑瑾生前最喜爱的点心--蛋糕


"嗯,喜欢喔~非常喜欢。"她轻笑着说道,一想到轰焦冻,她的心就变得柔软,柔软得不可思异,眼里也带着喜悦与怀念


"噗!姐姐真可爱呢~明明知道活人听不见亡灵的声音,但还是好好的回应了我诶~"女孩往水濑瑾所在的方向看去,对着她如此说道


"诶!?"水濑瑾惊讶的看着名为雪村奈奈的女孩,脸上写满惊讶与不可置信,她已经死了照理说已经没有人能看到她了才对...


"我的个性能让我看见亡灵和他们的过去。"雪村奈奈轻笑着解释道


"诶!?那很厉害啊!"水濑瑾飘到了她的身边,满脸羡慕的对着她的个性做出个评论,就像是发现到糖果的孩子般,水濑瑾的眼里充满了好奇与期待,毕竟她也有八年没能和别人好好说上话了


"嗯..."雪村奈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但其实听说有的活人快死之前也能看到亡灵喔!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又继续补充道


"哇!"水濑瑾发出了惊叹声


"这种事有那么值得感到惊讶吗?"雪村奈奈无奈的笑了笑,对着她问道


"嗯嗯!当然啦!吶,能告诉我过去这八年发生了什么吗?"水濑瑾替雪村奈奈找了个地方坐下,像是孩子在等待着大人念故事一般满脸期待的问,那满脸的期待成功的逗笑了雪村奈奈


"当然。"


过了几天,水濑瑾感到急躁,今天明明是轰焦冻来看她的日子,但都晚上了就是见不到轰焦冻,水濑瑾整天在她的坟前着急地飘来飘去,她很担心,担心轰焦冻发生了什么意外,轰焦冻自从她死后每隔假日都会来看她,他也不是没有没来过,但这次却令她感到不安,也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瑾姐姐!"水濑瑾闻声回头,来人不是轰焦冻而是雪村奈奈,她心理失望了一下随后对着雪村奈奈勉强的笑了笑


"怎么了?这么着急?"


"姐姐,不好了!英雄焦冻他..."雪村奈奈将报纸递给了水濑瑾,看完内容的水濑瑾脸色一变,着急的问


"他在哪?"


医院里人来人往,令水濑瑾感到急躁,因为医院里有的不只是活人,还有许多的亡灵,有的看起来和水濑瑾一样看起来还好,只是脸色比较糟,也有的连身体都不完整,缺头的、肚子破了个洞的、没有双手的...各种亡灵应有尽有,但即使各种亡灵异样的眼神与形态使她感到恶心,她还是努力的寻找轰焦冻


左看看右看看,找不到轰焦冻再换另一层。再左看看右看看,找不到轰焦冻又再换另一层,不知不觉水濑瑾来到了顶楼,然而她还是没能找到轰焦冻


"怎么办...奈奈她不会骗人..."水濑瑾站在顶楼上一脸迷茫,她当然着急,她也不是没有找过轰焦冻,但就是找不到她生前的挚友,就是找不到那每个假日都会来见她的身影,也找不到那曾经令她一见钟情的脸庞


"焦冻..."她呼唤着那人的名字,眼泪潸潸落下,她还是第一次知道亡灵也会流下眼泪,她擦了擦眼泪,但眼泪像是不要钱的继续流下


"瑾?"水濑瑾闻声回头,是他,是轰焦冻,水濑瑾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水濑瑾想紧紧的抱着他,但,她是亡灵,她碰不到活人


"抱歉...让妳久等了..."轰焦冻走向前将她搂入怀中紧紧的抱着这个令他思念八年的娇小人儿,没错,他和水濑瑾一样成为了亡灵,也就是...他也死了


"焦冻..."水濑瑾再次呼唤着他的名字,眼泪也再次潸潸落下,她紧紧回抱他,将脸埋入他的胸口,她知道的既然轰焦冻能碰到自己,那就表示...


"没事的..."轰焦冻在她的耳边低喃道,又在她的额上落下浅浅的一吻,试着安慰在他怀里正哭着的人儿


"嗯..."水濑瑾抬起头对着轰焦冻笑了笑,他们终于相见了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水濑瑾向轰焦冻问道,她已经几乎没有留下的理由了


"不知道。"他耸了耸肩回答


"去天堂怎么样?我可以为你们带路。"雪村奈奈不知何时冒了出来说道,水濑瑾惊讶的看着她,此刻的雪村奈奈身穿一见漂亮的白裙头上飘着一个光环,背上也长出了一双翅膀,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天使一样


"奈奈妳..."水濑瑾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是天使,来到这个世界目的就只有一个。带英雄焦冻和亡灵水濑瑾回到天堂。"她飞到他们面前嘴角微微勾起,双手一挥一道拱门直接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们意下如何?天堂是个好地方。"她轻笑着问道


"妳呢?"轰焦冻紧紧握着她的手问道,不管接下来水濑瑾的决定是什么,他都会跟在她的身边陪伴她


"焦冻..."像是知道轰焦冻的意思水濑瑾笑了出来,心理由衷的感到温暖,她踮起脚尖在轰焦冻嘴上落下一吻,笑着说道


"我们走吧!"


两人相视一笑,他们的手紧握着彼此,不管接下来的一切如何,他们再也不会放开对方的手,也再也不会离开彼此


End


【我英乙女】幻影少女的一见钟情物语

#爽爽的一发完

#轰轰专场

#ooc注意

轰焦冻从四岁过后就接受他的父亲安德瓦的严格训练,他几乎每天都在训练室,理所当然的,他和他的哥哥姐姐不一样,他没有多馀的时间与其他同年龄的朋友玩耍的时间

他第一次和同年龄的孩子说话是在某个国家官员的招待宴,那时的轰焦冻被安德瓦强行带去参加晚宴,但在宴会中安德瓦几乎都在与官员或英雄们交谈,而轰焦冻对他们的谈话当然没兴趣,趁着安德瓦不注意时,他就偷偷离开到处走走,毕竟他从四岁以后几乎天天待在训练室里训练了

他走出会场到了外头的花园,今晚的月色很美,四周都开满了满天星,没有了人群的吵杂,他的耳朵也清静了许多,但这也使得不远处的歌声更加的清楚

"二日前このへんで

(两天前在这附近)

飞び降り自杀した人のニュースが流れてきた

(跳楼自杀的人的新闻被报导出来了)

血まみれセーラー

(被血染红的水手服)

濡れ衣センコー

(被冤枉的老师)

たちまちここらはネットの饵食

(一眨眼这里就成了网路的饲料)

「危ないですから离れてください」

(「很危险请大家不要靠近」)

そのセリフが集合の合図なのにな

(这台词分明是要大家集合的暗号啊)

马鹿騒ぎした奴らがアホみたいに撮りまくった

(骚动大得可笑,这些家夥们蠢蛋般地狂拍照)

冷たいアスファルトに流れるあの血の何とも言えない赤さが

(流淌在冰冷柏油路上那血的无可言喻的赤红)

绮丽で绮丽で

(多美 多美/

泣いてしまったんだ

(我哭了呀)

泣いてしまったんだ

(我哭了呀)

何にも知らないブラウン管の外侧で

(在毫不知情的电视映像管之外)

生きて生きて生きて生きて生きて

(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

生きて生きて生きていたんだよな

(活着活着 你曾活着对吧)

最后のサヨナラは他の谁でもなく

(最后的那声再见不是对其他任何人)

自分に叫んだんだろう

(而是对自己的呐喊对吧)

彼女が最后に流した涙

(她最后流的泪)

生きた証の赤い血は

(证明她曾经活过的红色血液)

何も知らない大人たちに二秒で拭き取られてしまう

(被什么都不懂的大人们用两秒就擦掉了)

立ち入り禁止の黄色いテープ

(禁止进入的黄色封条)

「ドラマでしかみたことなーい」

(「这我只在电视剧里看过~!」)

そんな言叶が飞び交う中で

(在这样的话语交杂之中)

いま彼女はいったい何を思っているんだろう

(她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远くで 远くで

(远远地 远远地)

泣きたくなったんだ

(想哭了呀)

泣きたくなったんだ

(想哭了呀)

长いはずの一日がもう暮れる

(本该漫长的一天太阳却要落下了)

生きて生きて生きて生きて生きて

(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

生きて生きて生きていたんだよな

(活着活着 你曾活着的对吧)

新しい何かが始まる时

(新的事物要展开的时候)

消えたくなっちゃうのかな

(是不是会忍不住想要消失?)

「今ある命を精一杯生きなさい」なんて绮丽事だな

(「要尽全力把握你现在拥有的生命」什么的真是漂亮话啊)

精一杯勇気を振り绞って彼女は空を飞んだ

(尽全力鼓起了勇气的她向天空飞去了)

鸟になって 云をつかんで

(成为了鸟 抓住了云)

风になって 遥远くへ

(成为了风 朝向遥远的远方)

希望を抱いて飞んだ

(怀抱着希望飞去了)"

不远处的女孩唱着,像是在哄被她抱着此刻已经睡着的男孩一般,她的歌声温柔而清亮,明明歌词是如此的悲伤,但她却笑着,朴素的礼服突显了女孩稚气却精致的脸蛋,澄澈且湛蓝的眼里充满了珍惜与温柔,更多的是淡淡的笑意,长而四散的银发与四周的花瓣随风飘扬,宛如仙境

"怎么了?你不进去参加宴会吗?"她转过头向轰焦冻问道,一双清澈带着好奇与戒备的眼睛对上了轰焦冻的双眼

"我对那种东西没兴趣,妳呢?"他回答道

"没兴趣。再说,我弟弟累了,想休息,那边太吵了。"女孩对着会场露出了极其嫌弃的表情,她又开口

"反正大人们不是在谄媚别人就是在炫耀自己的"光辉"事迹罢了,在那里根本没有所谓的真实,只有谎言带来的虚假罢了,真恶心呢...大人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就算牺牲他人的幸福也无所谓,你应该也很清楚吧?毕竟...NO.2英雄安德瓦也是个很好的例子。"听到安德瓦的名字后轰焦冻皱眉,但他还是很冷静的问道

"妳这是什么意思?"

"我还以为你会了解,你不也是被训练要成为英雄吗?"她回头向轰焦冻问道,她看轰焦冻的眼神像是看到与自己同病相怜的人一般,眼里带着怜惜和同情

"..."轰焦冻陷入沉默,而女孩则是继续说了下去

"这孩子迟早会惨遭他们的毒手吧...不,他已经惨遭到他们的毒手了,明明能拥有一个美好的童年,但就因为那些自私的大人,他什么都没了,只剩下身上的伤疤。你不也是吗?安德瓦下手真狠啊..."她轻轻的笑着,看着窝在她怀里的男孩眼里充满的怜爱与愧疚

"不是的。"他摇摇头

"是吗...不过怎样都无所谓吧?"她轻笑道

"那妳呢?不反抗?"

"我怎样都无所谓,我只希望我弟弟能好好活着。希望他能有一个好好的童年,每天待在训练室对他太闷了。再说,我好歹代替了他接受多的训练,他活得比我还差我会很难过的。"女孩露出了无奈的神情

"看来有人来找你了,那我先走啦!再见。"女孩又再次笑了,笑得比以往更加的灿烂,令轰焦冻一怔,微风吹来,当他回过神时,女孩已经消失,一切就犹如梦一般,但却深深地刻划在轰焦冻的心里

"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有什么用!"

"别在别人面前说妳是我女儿,少丢我的脸。"

"明明是长女,但实力却比小自己两岁的弟弟还要弱啊~"

"...这就是水濑家的千金?感觉不怎么样啊?"

从四岁后这些话就一直围绕在水濑瑾的身边,她和弟弟都完美的继承了父母优秀的个性,他们从小就接受了父母的严格训练,训练成为父母所期望的英雄,但两人的待遇却是天差地别

她知道的,自己不管再怎么努力,自己永远无法得到父母的疼爱,自己的地位永远无法赢过弟弟,明明知道但自己还是努力的训练,希望父母能好好的看着自己,希望能替弟弟减少点痛苦,明明只是个小小的愿望,却永远无法实现

国三那年,她顺着父母的意思去报考了雄英,父母就算再不想管水濑瑾,但考虑到自己的名声,他们当然不能让水濑瑾的实力太差,水濑瑾虽然入学考试没有拿到第一,但也有第三的不错成绩,在旁人眼中这已经很不容易了,但在她父母眼里却完全不够,成绩发表以后,她遭受到了父母的鞭打,不只如此,她的训练量更加为平时的三倍

如果是弟弟的话应该能第一的吧?

她坐在床边忍着伤口的疼痛感默默的想到,其实她是知道的,自己是父母制造出来的失败品,自己只是弟弟的跳板,想要保护弟弟替弟弟减少些痛苦也是无用,想起每天因训练而受伤的弟弟,她感到绝望,他们其实都一样,一辈子只能遵从父母的意思,当个被践踏的木偶而已

就这样,来到了开学那天,她来到教室门口,她有些犹豫迷茫,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新的同学,从小到大,她都没有一个愿意和自己深交的朋友,放学后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严格的训练之中度过的,她鼓起了勇气准备要开门

"怎么了吗?"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清冷又带有些疑惑的嗓音,吓得水濑瑾下意识的缩回手,立正站好,但随机想到不是在家里,父母也不在身边,她才稍稍放心的回过头

嗓音的主人是一名俊美的少年,他拥有着半红半白的短发,清澈明亮的异色瞳,和水濑瑾湛蓝又有些暗淡的双眼行成对比,看到这样一位俊美的少年,水濑瑾有些走神

"是不舒服吗?"少年偏着头再次开口,清亮的双眼带着疑惑与担心,也同时把水濑瑾的注意力唤回

"噗!"少年过分可爱的举动逗得水濑瑾忍不住笑了出来,同时也惹得少年更加的困惑,似是想到什么,她才收起了笑容,摇摇头对着少年开口

"我没事。"

虽然收起了笑容,但水濑瑾的眼里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厌恶

真的没事吗?

没事才怪。

为什么我笑了...

对别人这么笑还是第一次呢...上一次这么笑好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吧?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第一次被关心的水濑瑾有些不自在,她的眼神有些害怕,看向一旁的拉门,下意识的想要打开门直接奔进教室,但伸手时却被少年拉住手

"我叫轰焦冻,妳呢?"水濑瑾被少年突然的提问吓得一怔,但她又马上回过神,对着少年回答

"瑾。水...水濑瑾。"提到自己的姓氏时,水濑瑾的眼神有些暗淡和更多的胆怯,连说话的语气都有些颤抖

"瑾吗...很好的名字。"少年点了点头示意,殊不知这样的一句话了令水濑瑾脸颊浮现了淡淡的红晕,她也开始慌张了起来,但眼神却比刚才明亮了许多

"谢谢..."水濑瑾只留下了这句话后便慌张的开了门,快速的走进了教室,同时也错过了轰焦冻的微笑

真的是她,真可爱呢...

雄英的生活和之前很不一样,父母开始允许水濑瑾晚回家,但那繁重的训练还是依然没有减少,而同学们都很友善,水濑瑾和他们的关系也很不错,只是有些习惯她还是改不来

比如,在和他人谈话时,如果话题说到自己身上时,水濑瑾就会显得手足无措,连说话也会开始结巴,又比如,在谈话时,自己只是在一旁听着,偶尔才会说一句话,而那语气也是极为小心,就像是生怕自己就这样得罪了别人一样,再比如她很不擅长说谎话更不会谄媚他人,有时一说话就会说出些不得了的大实话,而众人的目光看向她的时候,她都会躲在角落,就像是受到惊吓的仓鼠一样

但水濑瑾还是努力的克服,并试着努力和同学相处。上课时的分组,不知怎的,水濑瑾大部分都会被分配和轰焦冻一组,经过多次的合作,两人对对方也有一定的了解,轰焦冻成为了她的第一个的朋友,这对水濑瑾来说意义非凡

而水濑瑾没过多久也交到了许多的朋友,他们的友善活泼让她第一次觉得成为英雄好像没有那么糟糕,她也变得愈来愈爱笑了,与入学时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第一次面对敌人是在USJ事件,面对眼前充满恶意的敌人,水濑瑾也没有多慌张,她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们,就算敌人用了个性攻击自己,她也毫发无损

而后来轰焦冻经过附近时,看见正被敌人攻击水濑瑾,他冲了过去,把水濑瑾面前的敌人全都冰冻着

"没事吧?"确认附近没有敌人后,轰焦冻转过头,问道

"...没事。"她摇摇头,看着被冻着的敌人,她缓缓走向前,眼里没有任何光彩与起伏,但却让敌人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呐,你们凭什么能杀死欧尔麦特?是有什么特殊方法?告诉我。"最后一句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我不想成为英雄,为了达到目的,我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她在敌人耳边如此说道,似是想到了什么,她随即又在补了一句

"放心吧,不会杀死你们的,只是会让你们在鬼门关附近走一遭而已。"有别于平时的水濑瑾,此刻的她,眼神空洞且扭曲,一副要坏掉的样子,四周散发着一股浓厚的杀气,好像她才是敌人,又好像下一秒就会杀死眼前的敌人,吓得敌人一个机灵,把计划全抖了出来

"水濑"?轰焦冻担忧的问,而换来的只是水濑瑾的一句没事,水濑瑾低下头,掩饰眼里的杀意,转身回过头,对着轰焦冻说了一句

"我们走吧。"

"嗯。"

事件后,全班的同学都很平安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除了一个人-水濑瑾

"妳到底在做什么啊!为什么要替欧尔麦特挡下那一拳,明明妳知道他能挡下的!妳知道妳这么做带给我多少麻烦吗!?我到底为什么有妳这么一个女儿!"医院的某间病房里,一声愤怒的怒骂声响起

"对不起,母亲。"水濑瑾低下头,此刻以她的伤势根本不适合久站,但她却还是选择独自一人努力站着面对来自母亲的责骂,又不知是出于害怕还是伤势,她的脚从头到尾都在颤抖着

"真是的,老是给我惹这种麻烦。"女人离开后,水濑瑾脚一软,她跌坐在柔软的床上,看着平时训练造成的伤口,那双湛蓝的眼眸顿时充满着绝望与空洞

叩叩-

"请进。"门口传来的敲门声唤回了水濑瑾的神识,她将自己的伤口用外套盖住,并努力站了起来

但...现实永远不如预期,水濑瑾走了没几步就因双脚无力而失足

"轰君!?"没有感觉到想像中的疼痛,水濑瑾惊讶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被轰焦冻搂在怀里

"怎么不躺着?!轰焦冻看着被自己搂在怀里的水濑瑾,她的双脚还在颤抖,不禁皱了眉

"..."水濑瑾低下头选择保持沉默,她想站起来挣脱,但轰焦冻根本把她搂得死死的她根本动弹不得,此刻两人暧昧的动作惹得水濑瑾的脸蛋带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似是发现了两人动作的不妥,轰焦冻撇过头松开了手,将站不稳的水濑瑾扶到病床上坐好,而自己则是坐到病床旁,两人也都不再开口,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那个..."没过多久,两人再也忍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同时开了口

"..."

"...妳先说吧。"

"轰君怎么会来呢?"水濑瑾抬头,眼里充满了疑惑

"大家帮妳把这几天上课的笔记整理好我给妳送来了。还有,我买了蛋糕。"轰焦冻将带来的袋子交给了水濑瑾

"...谢谢。"水濑瑾接过袋子,嘴角微微勾起,眼里带着淡淡的温暖,刚才害怕的情绪也渐渐的消逝

"对了,轰君刚刚想说什么?"她吃了一口蛋糕后问道

外表淋上白巧克力的蛋糕,蛋糕的口味却是有些苦涩的黑巧克力,刚吃下去,偏甜的白巧克力和内馅的樱桃果酱暂时中和了黑巧克力的苦涩,但吃到后面,甜味消逝,偏苦的黑巧克力充满了口腔,隐隐约约还带着点香气,整体而言,味道不算太差

"刚刚的那个人是谁?"想起刚刚的女人,水濑瑾一怔,她低下头,声音有些颤抖的说

"她是我母亲。...刚刚的你全听到了?"她的声音虽然颤抖着,但语气却是极为冰冷

"嗯。"轰焦冻点点头

"我的父母从小就训练我和我的弟弟成为他们所期望的英雄,但不管怎么样我都无法成为他们所期望的样子,所以我每天都在训练,希望能让他们能真正好好看我一眼,希望能替弟弟减少痛苦,所以我努力成为英雄,虽然我成为英雄后他们可能还是一样看都不会看我一眼,但还是还是值得一试,这样的我很可笑吧?只是一味追求父母的关注,事实上什么也..."她咬牙,没再说下去,眼角的眼泪出卖了她的委屈

"但妳也努力了不是吗?"轰焦冻伸手抹去她的眼泪

"诶?"她没想到轰焦冻会这么说

"既然努力了,那不如就试试看为自己而活吧?"轰焦冻笑了,虽然只是浅浅的一笑,却让水濑瑾的不安消失,只是短短一句话,却将她带回了光明,但这些都不算大事,真正令水濑瑾感到惊讶的是...

轰君笑了!?

"怎么了吗?是蛋糕不好吃吗?"看着一愣一愣的水濑瑾他忍不住问

"为自己而活吗...说得也是呢。"她也笑了,眼里的不安消失,双眼清澈而透明,脸上浮上淡淡一层红晕,整个人鲜明了许多

"如果轰君不介意的话,一起吃蛋糕吧?"她将蛋糕递到轰焦冻面前

"嗯。"轰焦冻点头,吃了一口蛋糕

"好苦。"黑巧克力的苦涩令轰焦冻忍不住皱眉,双眼极其嫌弃的看着蛋糕,那可爱的模样逗得水濑瑾忍不住笑了出声

"噗!哈哈哈哈轰君你..."太可爱了!犯规啊!

水濑瑾的笑声使轰焦冻感到困惑,但他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算了,她高兴就好。

"谢谢。"看着笑着的轰焦冻她以别人听不见的声音说道

谢谢你,将我从黑暗中拉出来...我的英雄

"谢谢你,焦冻。再见。"水濑瑾在轰焦冻的脸上落下浅浅一吻,她的身体正渐渐的消失,轰焦冻想抓住她的手,但却扑了个空

轰焦冻一怔

"再见。"她笑了,就如他们年幼初次见面一般,她眼里的阴霾终于全数散去,再也不带着胆怯懦弱,而是希望与些许的不舍

最后一句再见不是为了他人,而是自己

"等等!"轰焦冻伸出手想抓住她的最后一丝气息却再也捉不住,她已经完全的消失,只留下轰焦冻一人与冷清的病房,四周的光越发耀眼,伴随着光芒的消失,他也失去了意识

"...!"轰焦冻猛然睁眼,他四目张望,希望能找到水濑瑾,但却找不着那温柔的笑容,找不着那抹娇小的身影,也听不见那清脆熟悉的嗓音

"水濑!"他呼唤着她的名字,却没有任何回应,冷清的病房只剩下他独自一人

喀-

他手中的项链因擦撞而发出声响,这也才使轰焦冻冷静下来,看着女孩随身携带着的项链,昏迷前的记忆全数回拢,他默默地紧紧抓住项链流下了眼泪

是啊...当初那个令他一见钟情的女孩已经不在了,她就如同幻影一般,消失了,但她的一切却深刻的刻划在轰焦冻的心理,再也无法忘记

End

*我还想写一篇后续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

【我英乙女】血祭双生04


04【一定是我打开门的方式不对】

"找到妳了~"海璃枫走向前轻轻的抱住海璃玥,对她露出一抹抱歉的微笑

而海璃玥则是翻了一个白眼,随后又叹了一口气,无奈此刻抱住自己的人是自己的姐姐,就算要挣脱,自己的小动作都会被海璃枫发现,要挣脱几乎不太可能

而海璃枫心理也很清楚,海璃玥刚刚的动作只是在发泄自己不安的情绪,并没有要杀了自己的意思,至于海璃玥敢直接射飞刀的原因也很简单,那是出自于海璃玥相信自己的实力,她相信自己一定能接着飞刀,就算接不着自己也一定能躲开

想到这里海璃枫的笑容更加灿烂

"..."看着脸上毫无愧疚的海璃枫,海璃玥突然有种想要挣脱的冲动,但是她却迟迟没有动作,她感觉视线愈来愈模糊

好累...

海璃玥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正一点一点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晕眩

"玥?"海璃玥突然倒在了海璃枫的怀中,这令海璃枫有些担忧,随后她发现,海璃玥已经陷入昏睡

"..."海璃枫失笑

"枫?"一道清冷的嗓音从海璃枫身后传来,她转过头,两双冰冷的异色瞳相望,一双带着疑问与不确定,另一双则是带着惊讶与些许的冷漠

"好久不见,轰君。"海璃枫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嗯...好久不见,需要我帮妳吗?"轰焦冻看向倒在海璃枫怀里的海璃玥

"不了,多谢。"她摇摇头,横抱起海璃玥走向门口

海璃枫打开了门,看见了一名穿着黑色连身衣的男子躺在一个黄色睡袋里,男子拥有着一双宛如对世界感到绝望的死鱼眼及过长而凌乱的黑色长发,脸庞布着螫人的胡渣,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颓废

"..."坐在前排的同学对男人这副模样感到无言

"???"海璃枫看见男人后,满脸疑惑的快速关上了门

一定是我打开门的方式不对

待续

【刀婶佣兵企划Divine Comedy】中秋番外-玉米田事件(中岛雪樱&堀川国广)


"樱!?"堀川国广看着怀里的人儿有些担心,此刻的雪樱脸色潮红,眼神恍惚,眼角泛泪,这模样令堀川国广感到莫名的心疼

明明说只是和朋友去农业区走走,雪樱酱为什么会喝醉呢?又为什么会在玉米田里哭呢?

此刻堀川国广根本不想去管这些脑中的问题,他现在只想好好的哄哄雪樱,再把她带回家

"外公?"雪樱抬起头,语气充满了疑惑和不确定

"樱,妳喝醉了。"堀川国广并没有否认,只是继续搂着雪樱向她说道

"呜呜呜...外公,我好想你...好想你跟妹妹。"雪樱紧紧的抱住堀川国广并将脸埋在堀川国广的胸口又哭得更凶了

"樱..."堀川国广有些手足无错,他只能好好的抱住雪樱

"没事了..."堀川国广还想说些什么就被雪樱打断

"对不起...这瓶酒原本是要留给外公的,但被我打破了..."说完雪樱就睡了过去

堀川国广看着睡在自己怀里的雪樱有些无奈

"晚安。"他在雪樱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祝妳好梦,愿在梦中妳能找回那虚渺的回忆

因为...这一切的一切早以不同

待续

以上是堀川桑和雪樱酱在农业区的玉米地里砸酒瓶的全程(我到底写了什么),祝大家中秋快乐!( ´ ▽ ` )

【我英乙女】血祭双生03


03【两人的疯狂】

爆豪看着面无表情的海璃玥,海璃玥的双眼清澈却有些暗淡,面对自己的威吓,海璃玥并没有因此向自己低头,反而等待着自己出手,此刻她只是看着自己,眼里并没有任何恐惧或怯懦

真令人不爽。

爆豪将手挥向海璃玥,海璃玥眼色一沉,她轻巧的闪过爆豪的攻击试着与爆豪拉开距离

"喂!别在教室打架啊!"

一旁的饭田忍不住出声阻止,希望两人就此停手,但两人根本不听,自顾自的出手,一个攻击一个躲避,两人都知道,这样下去根本没完没了

两人的体力因为平时都有在训练,所以这样打下去根本不成问题,但是这样下去教室就会被爆豪毁了,再加上自己的体力有限,两人不得不尽量找机会出手打败对方

真麻烦...明明不想这样的...

海璃玥一边闪躲一边默默的想到,不使用个性就面对爆破这种麻烦的个性,老实说她自己也觉得挺蠢的,但是把持着你让我不高兴,我就让你更不高兴的想法,海璃玥同时也觉得这样打下去也没什么不好,就当是发泄一下情绪吧!

此时在门外,绿发少年绿谷出久抱着期待与希望的打开门,看见饭田和正在攻击海璃玥的爆豪后,他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

现在是怎样???

爆豪往门口看去,手边的动作也随之慢了一拍,而海璃玥当然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她抓着了爆豪的手,爆豪也因这一抓而注意力转回

糟了!

他下意识的想躲开,但海璃玥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当爆豪回过神时,海璃玥已经在自己身后,拿出了不知哪里来的小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我赢了。"

一声清亮平静的嗓音传入爆豪的耳中,而声音的主人则是轻轻的放开爆豪,她十分平静的打量着爆豪,脸上并没有任何疲惫的样子,最后她头也不回的转过身回到自己的座位,连一个眼神也没留下,在爆豪的眼里,这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勇者啊...

站在门口的绿谷默默的想,赢了小胜敢这样直接挑衅小胜,这个人还是头一个

"喂!妳这是什么意思!"果不其然爆豪对海璃玥的挑衅炸毛了,而海璃玥根本没理他,自顾自的趴在桌上闭目养神

接下来的事海璃玥也不想管了,她直接无视爆豪在自己旁边的怒吼,此刻她只能听得到一些模糊的声音,意识也渐渐模糊睡了过去

"不好意思,那个..."一名娇小的少女打断了绿谷等人的谈话

熟悉的嗓音传入海璃玥的耳中,这一声令海璃玥精神了不少,她睁开双眼,但眼里充满了暗淡及愤怒,隐隐约约的还带上了些某种无法言谕的疯狂

"怎么了吗?"丽日御茶子笑着问道

"借过一下,不然..."少女还没说完一把飞刀就射向她的脖子,少女轻轻推开丽日,并从容的接下飞刀

众人向飞刀射出的方向看去,凶手海璃玥面无表情的看着娇小的少女,右手把玩着另一把飞刀

"终于找到妳了,玥。"看见海璃玥的少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眼里充斥着和海璃玥一样的某种诡异的疯狂

待续

【刀婶佣兵企划Divine Comedy】04 新的开始(中岛雪樱&堀川国广)

"我要待在妳的身边。"雪樱瞳孔一缩,她想对堀川国广说些什么,但却发不出声音

自从暴乱以后她几乎没有再听过这种话了

他...我能相信吗?

雪樱有些害怕

"雪樱,我仔细想过了...我--"堀川国广鼓起勇气准备将珍藏在心中的话语说出

"为什么..."她问

"因为我不放心。因为妳并不会照顾妳自己。因为我知道我必须在妳身边守护妳。"他微微一笑,眼神温柔的不可思议

这个人或许真的能信任...

"我仔细想过了。"堀川国广轻轻拉起雪樱的手并跪在雪樱面前嘴角微微勾起,眼里除了温柔以外还带着几分严肃

"我要待在妳身边。"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明知道和我在一起很危险...我明明有可能会杀了你...为什么?

风轻轻的吹拂过两人,雪樱对堀川国广严肃的态度有些不习惯,她转过头,脸颊和耳朵上带着浅浅的红晕

"嗯。"她轻轻的点了头

"那么,请多多指教。"堀川国广灿烂的笑了,连雪樱也看呆了

"请多指教。"她回神后带着堀川国广回以一个浅浅的微笑,眼神也柔和了些

她再也不用遮遮掩掩了,这是属于两人的新开始

待续

小剧场:

堀川: 我终于跟雪樱酱告白了!!!(开心)

我: 堀川桑,我知道这么说不太好,但...那还不算告白喔。

堀川: 诶?!

我: 距离你真正跟雪樱酱告白可能还要...总之还要很久呢。(笑)

堀川: 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 怎么会呢?只不过是在那之前会先干几件大事而已,不怕。(灿笑)

堀川心里os : 这女人有些可怕,以后记得要跟雪樱离远一点